他是美国华人首富、年度最贵CEO,还获得科威特投资局、黑石青睐,如今他要买下美国第三大报纸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3-04 22:26

在2016年《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》中,64岁的黄馨祥以119亿美元资产位列第81位,超过投资大亨孙正义、媒体大佬默多克和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

文 | 薛小丽

来源 | 投中网

  ChinaVenture

  NEWS

  ﹀

  ﹀

  ﹀

想改变世界的人,总是不免伴随着争议和挑战。这类人里,除了有近两日因为火箭升空而受到诸多关注的硅谷钢铁侠马斯克,还有被媒体称为美国华人首富的黄馨祥(Patrick Soon-Shiong)。

2018年2月7日,路透社报道称,黄馨祥将用5亿美元买下美国第三大报纸《洛杉矶时报》和其姊妹报纸《圣迭戈联合论坛报》。这不是他第一次和这两家公司结缘。早在2016年,他旗下公司Nant capital就向两家报纸当时的母公司Tribune Publishing Co.投入7050万美元,占股12.9%,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。

黄馨祥被称为“世界上最富有的医生”,在投资圈和医学界一直都是话题人物。

在2016年《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》中,64岁的黄馨祥以119亿美元资产位列第81位,超过投资大亨孙正义、媒体大佬默多克和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。

2016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排行

这个亿万富豪虽然身份多元——不仅经商和投资,还是一名专业的外科医生,但此前一直行事低调。一直到2012年,他在NBA湖人队的赛场上和科比热切交谈,媒体才发现他不仅是科比的老板,背后还有庞大的医疗商业布局。

随后,财富杂志2013年的文章《谁是洛杉矶最有钱的人?》(Who's the richest guy in Los Angeles?)终于让其发家史露出了水面。

  庞大的商业版图

和马斯克一样,黄馨祥的人生起点也是南美。他的祖籍在广东,其父母在抗日战争期间移民南非。黄馨祥在这里出生,并在23岁获得医学学士学位。因为不满南非严重的种族隔离,他随后离开前往加拿大和美国,继续从事医学研究和工作。

在美国, 外科医生虽然是个高收入职业,但并不足以让其成为亿万富翁。其财富的获得更多是依靠其创业经历和投资头脑。

从青年时期的种种迹象来看,黄馨祥不仅野心勃勃,而且敢于冒险。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外科医生期间,黄馨祥进行了多次挑战:主动申请尝试当时世界级高难度的胰腺癌治疗手术Whipple;尝试用胰腺细胞移植替代胰岛素注射来治疗糖尿病,并完成了美国第一例胰岛移植手术。虽然他最终完成了这些挑战,但来自学院派的质疑声依然不绝于耳。

1991年,有些“不得志”的黄馨祥走出校园,开始全职从事抗癌等药物的研发。这也是他正式进入商界的起点。在当时的他看来,癌症药物效果不佳是因为药物没有真正抵达肿瘤中心和癌细胞作战。只要有新型药物能解决这个问题,应该会有巨大市场。

为此,黄馨祥用借来的钱收购了一家小型上市公司,并将其更名为American Pharma Partners (APP),然后用APP的资源和平台研发了抗癌新药Abraxane,这款产品最终为他带来了巨大的商业成功。2005年,FDA批准Abraxane用于乳腺癌治疗,目前该药在多个国家被批准用于癌症临床治疗。因为市场热捧,该药物此前的全球销售额接近10亿美元。

这款药物最初由黄馨祥创办的Abraxis BioScience公司进行生产和销售。在前景大好之际,黄馨祥2010年却将公司以高于29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生物技术巨头Celgene。而早在2008年,他就将APP公司以56亿美元卖给了德国公司Fresenius,他从中获得近30亿美元。通过这两笔交易套现,黄馨祥获得了近60亿美元的财富,一跃成为世界级富豪。

把两家公司卖出后,黄馨祥依然没有“消停”下来。2011年,他砸下数十亿美元,通过有策略性地兼并和收购,在短短几年内建立了一个结合大数据、云计算和物联网等的混合集团NantWorks。该集团旗下有近10家子公司,包括NantBioscience、NantKwest、NantHealth、NantOmic等。

在这个庞大的医药生态体系中,有专注于基因测序的NantHealth、通过人体免疫系统进行癌症治疗的NantKwest等。据外媒nanalyze报道,其子公司Nanthealth此前曾多次获得顶级机构和企业的投资,包括来自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之一的科威特投资局(Kuwait investment Authority)的1亿美元、生物科技巨头Celgene 的2500万美元、黑莓方面未披露金额的投资,以及美国最大无线电信企业Verizon的一项未公开投资。

另外一家子公司Nantpharma此前曾获得Celgene公司的7500万美元投资,还于2012年收获了私募巨头黑石集团砸下的1.25亿美元;2015年7月,其子公司NantKwest上市,市值为26亿美元,创下当时生物技术类公司的最高记录;2016年6月,NantHealth登陆纳斯达克,股价一度超过22亿美元。

除此之外,其旗下还有夫妻两人共同创立的Chan Soon-Shiong Family Foundation基金和投资公司Nantcapital等。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,Nantcapital目前投资了三个医疗相关项目,包括向医疗信息平台Alls砸入的1亿美元、注入PacketFabric LLC公司的2500万美元等。

彭博社的薪酬数据显示,2015财年黄馨祥光在NantKwest就获得了高达1.476亿美元的薪酬,是当年的全球最贵CEO。2016年,随着其旗下公司股票大涨,其个人身价更是水涨船高。

据媒体报道,黄馨祥的下一个IPO目标是NantHealth,,也许在不远的将来其近10家“Nant系列”公司都会上市,其个人资产或还会继续增长。

  “疯子”还是“骗子”,饱受争议

一路走来,除了财富的增长,黄馨祥还一直伴随着“疯子”和“骗子”的标签以及接连不断的法律官司。

虽然黄馨祥曾信誓旦旦地表示要“解决医疗问题”、“赢得抗癌战争”,但诸多医疗权威们认为这些声明过于夸大其词;此外,近几年他还陷入多起商业数据造假、违规宣传产品等丑闻。

2013年,他的亲兄弟Terrence称自己和某药厂高管为黄馨祥的第一家公司VivoRx投资了500万美元,但黄馨祥却挪用这笔钱帮助其另一家公司开发药物Abraxane。在诉讼文件中,Terrence控诉他的“背叛、傲慢和贪婪为公司经营带来了阻碍。”最终,双方虽然以3200万美元达成了和解,但两个亲兄弟却走向了决裂。

此外,他发明的药物Abraxane虽然改善了癌症治疗,但他却被指责在产品商业化过程中和医生等勾结谋利;他的雇员还曾起诉他使用不合规装置且搞欺诈销售等。

拿其旗下公司核心产品之一的“GPS癌症检测”举例。据STAT报道, “GPS癌症检测”是其上市公司NantHealth推出的核心基因检测产品。在公司上市时,这款产品是推动其估值高涨的重要原因。

这款产品据称能诊断出癌症发生的分子机制,并确定个性化的治疗方案,一度被认为是癌症精准医疗从研究走向临床落地的里程碑产品。同时,它虽然平均售价超过1万美元,却是2016年美国首个可以报销半数检测费的临床癌症检测产品。这些都给了背后的投资人无数的想象力。

2016年下半年,NantHealth宣布这款产品已经有670个商业订单。不过,2017年4月,彭博社在审核其商业保险订单后,发文称其订单实际只有个位数,且均来自同一家医疗机构。销售数据的高水分,意味着这一产品离真正商业化落地还很遥远。

另外,还有多家媒体发文质疑其个人操守。此前,黄馨祥曾多次响应盖茨和巴菲特发起的捐赠号召,承诺将至少捐出半数个人财富用于慈善事业,并表示他和太太此前已捐赠了过亿美元。不过,STAT 2017年3月报道称,在黄馨祥对犹他州大学捐赠的1200万美元中,有1千万美元回流到了他的子公司NantHealth,报道将此称为一桩“间接自我交易”。

同月,STAT再度发文,称黄馨祥的癌症免疫疗法存在违规宣传的嫌疑。报道称其在Twitter上的推广视频违反了FDA规定,后者要求赞助者不能在药物上市前过度宣传其安全性和功效。事后,黄馨祥对原视频进行了重新编辑。

在一系列的舆论质疑下,2017年3月6日,NantHealth公司股价应声暴跌近24%,随后一直跌跌不停。

不过,指责、质疑和官司,似乎并没有对黄馨祥造成太大杀伤力。每当有人质疑他的新项目,他总会称:正是有人质疑,才意味着这个项目很重要。他还曾在媒体采访中透露,他在外科医生这个职业中获得了很好的锻炼。因为做手术时,“必须坚定、果断,即便某个决定可能会对病人生命造成威胁,也必须放手一搏。”

这种“自我”的行事作风似乎多次体现在他的商业动作里。2011年,他从“魔术师”约翰逊手里买来NBA湖人队4.5%的股份,当被问及为什么要这么做时,他表示“喜欢就买下来咯”。

而他此次买下《洛杉矶时报》的5亿美元,是2013年亚马逊CEO贝索斯买下《华盛顿邮报》所支付费用的两倍,也是另一家报纸《波士顿环球报》7000万美元转手价格的7倍多。关于这个似乎远超市场水平的交易价格,黄馨祥有些不以为意,他强调,成长于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,他懂得新闻业的重要性,“未来传统报业公司将会转型成科技和内容公司。我将通过自己的技术所长,加速这个过程。”

  END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